学校首页 | 本站首页 | 学院概况 | 人才培养 | 科学研究 | 师资队伍 | 党建团学 | 招生就业 | 下载中心 
 
 
当前位置: 本站首页>>师资队伍>>师资建设>>正文
 
 
 
师资建设

穿越时空,阅读见证宁师的学者——记袁伯诚教授

2012年01月05日 15:36  点击:[]

 

 肖 鹏

 

 

带着疑问和满怀的好奇,重新寻找、开始阅读、开始书写袁伯诚教授。起初,仅仅知道他曾在固原师专(宁夏师范学院的前身)从事教学十余年,之后远归他的故乡青岛,在青岛师范大学继续从教,直到2007年离开人世。

袁伯诚(1934-2007),青岛人,毕业于北京师范学院,师从中国著名的现代作家、文学评论家、文学史家李长之、中国当代著名教育家、国学大师、古典文献学家、书画家、文物鉴定家、诗人启功诸大家。1958年被打成右派,1961年来到宁夏,在固原西吉任教。1978年调入固原师专,见证了宁夏师范学院前身的成长,1988年调离,回了他的故乡,在青岛师专继续从事教育,继续着他对文学的热爱。继续书写着他对文学和人生的感悟。

袁伯诚教授,一生经历崎岖,阅历无数;博览群书,精于专业;言传身教,孜孜不倦。

十载时光,学术辉煌路

1978年秋,袁伯诚教授来到了固原师专,开始了他大西北的后十年生活。袁伯诚教授曾对在固原师专的十年这样描述:“在大西北的后十年,是我由逆境转向顺境的阶段。从读书的视角看,是读书与‘行路’积累起来的学识转化成学术成果的阶段。”

在这十年的蹉跎岁月里,袁伯诚教授留下了许多关于学术的瑰宝。当他离开固原师专的时刻,已写出专著两部(《中国学习思想通史》、《蛮触斋诗文集》),论文65篇,共约150万字。关于读书,关于做学问,袁伯诚教授总是谦虚严谨,从不草莽的妄下结论,也不死钻牛角尖。袁伯诚教授经常阅读多读相关的不同书籍,全面了解、比对不同的说法,从中找不同点与相似点。最后,才会把论证过程以及把最终得出的结论罗列出来,融入自己的文章当中,然后与大家“分享”成果。

对于自己做学问的过程,袁伯诚教授说,读万卷书为“积之厚”,行万里路同样是“积之厚”。不过一是从书本上“积”,一是从补会实践中“积”,而且书本与社会是“积”学的不可分割的两个方面。只有“积之厚”,才能“负”(研究能力、学养、眼界、识鉴等方面)之大,即创造出大成就。庄子有用“聚”来说明“积”之理。他说:“适莽苍者,三餐而返,腹犹果然:适百里者,宿舂粮;适千里者,三月聚粮。”所适弥远则需聚粮弥多,所以其翼弥大,则积气弥厚也。

博览群书,书写人生

袁伯诚教授不仅在专业知识方面有着惊人的成绩,而且在诗歌、散文、书法方面也很有建树。他的诗歌风骨卓绝,豪迈排奡。著有诗歌散文作品二百余万字。他的书法不拘绳墨,方圆兼施,腾挪奔放,神采飞扬,笔力爽劲洒脱,风貌精气饱满;兴之所至,笔飞墨舞,风散雨集,处处透射出一种“文”的气象。足以见证袁伯诚教授博览群书后的独到见解和笔下生辉的人生。

读书的过程,不仅拘泥于专业的文学研究,而且涉猎五花八门的书籍,阅读着,自乐着,自悟着,书写着。读了由经史转向子集,初涉佛道二教典籍,通读二十四史,三读王夫之的《读通鉴论》及《资治通鉴》。三教九流,诸子百家,玄览神仙方术、谶纬、卜医之书。

读袁伯诚教授的帖子字里行间大多是文学积累的精华,无一处不是精美的词组,无一处不没有对知识的真知灼见与深思后的感悟之言。他的文章就是华丽的精美艺术,畅游在其中,如同是锦绣的艺术,远古时期的文学清晰的在眼前被串在一起。

言传身教,孜孜不倦

袁伯诚教授在知识的海洋,不知疲倦,永远保持活力的激情。而且他在固原师专的十年中,用自身的行动给自己所教的学生做着榜样。在袁伯诚教授的学生的帖子里,他不仅自身严谨,出身于士兵的他,也有军人一样的习惯,使他的学生同样要养成军人的习惯。他的学生在回忆中,都会提及当年,那位严格、严谨的老师。

袁伯诚教授的一位学生这样回忆道:大学时代学生早操管理是很轻松的,可我们班就不行,我们班主任袁伯诚先生是军人出身,总是很早就来到集合点,点名后排着整齐的队伍,唱着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》,挺胸抬头去上操,操场上他和我们一起跑步、喊口号、做操,引来其他班同学的不少讥笑,可先生就是这样用严格的要求管理着我们班直到我们毕业,不论春夏与秋冬,始终不渝。那时我们每月有4元津贴,每周都到电影院看电影,我记得一次看完电影出来,先生通知我们晚上7点开会,我去姐姐家吃完晚饭后急忙赶到学校,可还是迟到了,被先生罚站。会后问我为什么迟到,我强辩说“你通知我7:30开会,我还提前来了呢。”先生识破了我的狡辩,耐心的教育我“男人无论做什么事都要守时,要遵守纪律。”我懂得了男人肩头挑重任,要有时间观念,什么时候该干什么和不该干什么。

自语人生,激情慷慨

在固原师专十年,我读书的特点是:很少系统地从头到尾地把一本书读完。而翻书,查阅资料的读书方式用得广了。从涉猎书的数量来看是空前的大量的增加了。过去读书基本上是一本一本、一套一套地读,而且是集中在传统的文、史、哲三科的典籍方面,现在是方式的改变,范围扩大,重点集中在《庄子》和《史记》及其研究这两本书的论著方面。我把前者的读书方式叫“安步当车”,把后者的读书方式叫“炒冷饭”。对我的学术研究来说,前者叫做“积”;后者叫做“负”。《庄子·逍遥游》上讲到“积”与“负”的关系,它说:“且夫水之积也不厚,则其负大舟也无力,覆杯水于坳堂之上,则芥为之舟,置杯焉则胶,水浅而舟大也。风之积也不厚,则其负大翼也无力。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。而后乃今掊风,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,而后乃今将图南。”庄周说这番话的用意是在说明物“有所待”而不是真正的“逍遥”(绝对自由的境界)。但是换一个视角看,以水与舟,风与翼的关系来比喻说明读书与科研的关系,也是再恰当不过了。以治学来说,读书就是“积”,用就是“负”。读万卷书为“积之厚”,行万里路同样是“积之厚”。不过一是从书本上“积”,一是从补会实践中“积”,而且书本与社会是“积”学的不可分割的两个方面。只有“积之厚”,才能“负”。(研究能力、学养、眼界、识鉴等方面)之大,即创造出大成就。庄子又用“聚”来说明“积”之理。他说:“适莽苍者,三餐而返,腹犹果然:适百里者,宿舂粮;适千里者,三月聚粮。”所适弥远则需聚粮弥多,所以其翼弥大,则积气弥厚也。

后记

落笔时,知道还有好多关于袁伯诚教授在固原师专的往事没有叙述祥尽,以上只是以粗浅的文字简单记叙了袁老师在固原师专的点滴,谨希望以此表达对前辈的一份质朴的缅怀之情。

(发表于《宁夏师范学院报2011年3月26日第38期》

上一条:beat365亚洲(唯一)正规官方网站2012年教师招聘计划表

关闭

 
联系我们:文科楼435室

院办:2079567
    版权所有:beat365亚洲(唯一)正规官方网站

地址:宁夏师范学院新校区文科楼